《言情小说现代文》

          心里算了下书卫置所和郭府的距离,一来一去,待沈冽收拾完东西走人,都未必能赶得过来。

          中年男人回身:“夫人还有什么吩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