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论言情小说为何会如此流行》

          厉工也道:“贵族的礼仪,在窝七岁学过一段时间,就再没有学。父侯说过,所谓的贵族礼仪,是弱者为了迎合强者学习的;强者不需要学习这些,因为强者不需要迎合其他人,只需要不断变得强大!而我注定要成为强者!”

          “新手作案与老手作案不一样。新手作案,会留下诸多的痕迹,会被顺藤摸瓜。可老手作案,有很高明的反侦察经验,会抹掉很多作案痕迹。”